决定山东抗日根据地从困难走向胜利的关键之行——刘少奇1942年受中央委托到山东检查指导工作的伟大意义
信息来源:市党史工办 发布日期:2020-12-22 浏览次数:   字号:【

 

内容提要:1942年4月初至7月底,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侯补委员、华中局书记、新四军政委的刘少奇同志,在奉调回延安工作的途中,受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委托,化名胡服,作为中共中央的全权代表,在路经山东抗日根据地时,检查指导山东的工作。

此时山东抗日根据地在坚持敌后抗战中遇到了极端的困难,日伪军残酷的“扫荡”,使我党我军受到严重损失,大批干部在反“扫荡”中伤亡,战斗部队急剧减少,根据地面积逐步缩小,山东抗日根据地处于日伪顽严重的包围、封锁和分割之中。

出现如此严峻的局面,客观上是由于敌强我弱造成的,但在主观上,我党我军在山东的工作也存在着相当严重的问题。面对山东抗日根据地出现的严峻的困难局面和存在的问题,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指示刘少奇在奉调回延安的途中加以考察并予以解决。

少奇同志到山东后,立即深入调查研究,很快就掌握了第一手资料,然后以无产阶级政治家深刻的洞察力和高度的原则性,果断地处理了山东的问题,使得困难时期的山东形势迅速发生了转折,推动山东抗日根据地从困难走向胜利。

一、1942年初山东抗日根据地的严峻局面

自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中共山东党组织就领导广大人民群众在全省范围内点燃了抗日烽火,发动了气势磅礴的抗日武装起义,建立了人民抗日武装,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和伪顽武装。由于山东地处华北东翼,北与辽东半岛隔海相望,是华北的海上门户,南接苏皖等省,地扼华东交通要冲,在军事上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因此,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高度重视山东抗日武装和抗日根据地的发展和建设,自1938年4月起,先后派出大批党政军高级干部进入山东,加强山东抗日武装的军事领导。鉴于山东抗日武装没有红军部队的基础,既缺乏战斗经验,又缺少领导干部,共产党要在山东独立自主地担当起抗战的重任,建立巩固的抗日根据地,需要有一支主力部队作骨干,于是自1938年12月,八路军一二九师、一一五师先后派出主力部队挺进山东。徐向前、朱瑞、罗荣桓、陈光等党政军高级领导干部也先后进入山东,领导山东的抗日战争。

八路军主力部队入鲁后,在山东地方武装的配合下,迅速打开局面,创建和发展了抗日根据地和游击区,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实行民主改革,组织群众,发展经济,培训干部,发展党员,并派兵增援了华中新四军,使我党我军在山东站稳了脚跟,创造了坚持长期抗战的条件,使华北与华中两大战略区基本连成一片。

但是,山东抗日根据地在战争中也遇到了极端严重的困难,尤其是1941年和1942年这两年间,日军千人以上的“扫荡”就进行了70多次,万人以上的“扫荡”进行了9次。残酷的“扫荡”使我党我军受到严重损失,大批干部在反“扫荡”中伤亡,战斗部队急剧减少。日伪顽乘“扫荡”之机对我根据地步步“蚕食”,根据地面积逐步缩小,有的根据地已变成日伪占领区和游击区。山东抗日根据地处于日伪顽军严重的包围、封锁和分割之中。

出现如此严峻的局面,客观上是由于敌强我弱造成的,但在主观上,我党我军在山东的工作也存在着相当严重的问题。突出表现在:“山东分局的主要领导工作不深入,脱离实际,对敌强我弱和严重的日顽我三角斗争形势认识不足;主力部队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和山东纵队在军事指挥上没有完全统一;在反击国民党顽固派的斗争中,缺乏坚定的方针和切实的布置;在执行统战政策上退让过多,过于相信中间力量;减租减息增资工作被忽视,群众运动没有发展起来,人民生活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善,群众同我党我军的关系还不够密切;肃托和锄奸工作中出现严重错误,挫伤了部分党员干部的积极性,在群众中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党的威信有所下降,给抗日根据地的工作带来了不应有的困难。”

面对山东抗日根据地严峻的困难局面和存在的问题,八路军一一五师政委罗荣桓和其他领导同志曾多次向山东分局、北方局、八路军总部和中共中央反映,罗荣桓还向毛泽东主席建议,请刘少奇同志来山东指导工作,或请刘少奇同志来主持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工作。

二、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的英明决策

 

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委托刘少奇到山东检查指导工作,是1942年1月决定的。当时中共中央已决定刘少奇调中央工作,鉴于山东根据地面临的形势和问题,毛泽东主席指示刘少奇在由华中返延安的途中,顺路检查指导山东工作并代表中央解决急需的问题。因为刘少奇曾任中共北方局书记,山东分局当时由北方局领导;1938年10月,刘少奇调任中原局(后改称华中局)书记,在“皖南事变”以后的1941年1月至4月,山东分局又一度受中原局的领导,刘少奇对山东的情况基本了解。所以,1942年2月4日,毛泽东致电刘少奇:“山东发生争论已久,你经山东时请加考察予以解决”,并将山东分局和第一一五师领导人向中共中央反映情况的电报转发刘少奇,向他详细介绍了山东领导人之间意见分歧的来龙去脉。

1942年3月3日,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又致电刘少奇,简略介绍了山东根据地当时的形势、各项政策执行情况 、一一五师和山东纵队的关系、一一五师代师长陈光、政委罗荣桓和山东分局书记朱瑞的关系、朱瑞与山东地方干部的关系等基本情况以及需要解决的问题。电文说:“目前山东工作处在比以前更加艰苦的阶段,不仅由于敌人残酷扫荡、地区缩小与分割,主观上亦存在相当严重缺点。表现在工作不深入,政策掌握不够,特别是高级领导同志之间存在互相不满与极不团结现象。”毛泽东还在电文中提出让朱瑞随刘少奇一同到延安参加党的“七大”,由罗荣桓担任山东分局书记的想法。

与此同时,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还分别致电朱瑞、陈光、罗荣桓,既肯定了山东工作的成绩,又指出了存在的严重问题,要求山东的同志发扬自我批评的精神,以身作则,加强团结,并告知“关于山东工作及领导干部之间的关系问题,中央已委托少奇同志路过分局时,协同你们检查和解决。”

三、少奇同志代表中央果断处理山东问题

刘少奇一行是在驻华中的一一五师教导第五旅第十三团团长周长胜率部护送下,1942年3月18日从新四军军部驻地苏北阜宁县单家港启程,沿苏鲁交通线于4月10日到达山东分局和一一五师师部驻地海陵县朱樊村的(今属东海县)。在他们行军途中,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又发来电报,指出山东在“肃托”工作中犯过严重错误,使党的工作受到严重损失,要刘少奇“对此问题彻底检查”,以纠正山东锄奸工作中的严重错误。

刘少奇一进入山东境内,不顾旅途疲劳,立即带领随行的100多名干部,深入群众调查访问,了解抗日群众组织、减租减息、群众生产、生活和农村阶级关系等情况。少奇同志先后同山东分局、一一五师、山东纵队、山东战时工作推进委员会(相当于省政府,简称战工会)领导人和各主管部门负责同志分别谈话,详细询问山东情况。然后组织随行人员系统翻阅了厚达数米的文件和党报党刊。在充分调查了解掌握了基本情况的基础上,随即于4月16-17日召开了山东分局委员座谈会,出席会议的有山东分局委员朱瑞、黎玉、罗荣桓、陈光;

一一五师政治部主任肖华、参谋长陈士榘列席会议,肖华担任会议记录。少奇同志以其政治家的精明强干和丰富的工作经验,在会议上作了题为《关于山东工作》的重要报告,在报告中,少奇同志根据5天来调查访问的情况,实事求是地分析了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形势,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严肃地指出了存在的缺点和错误,并明确地提出了今后斗争的主要任务。

山东分局会议后,刘少奇又召开了分局和山东军政委员会联席会议,讨论山东的战略方针和我军的布置配备。4月25日至5月2日,在刘少奇的具体领导下,山东分局在赣榆县古城村召开干部扩大会议,滨海区地方和部队负责人也参加了会议。朱瑞根据少奇同志对山东工作的总结和指示的基本精神,代表山东分局作了《抗战四年我党工作总结与今后任务》的报告。

从4月26日起,刘少奇同志在全面掌握山东情况,进行充分准备的基础上,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结合中国革命斗争的历史和山东实际,在党员干部中,先后作了《关于山东工作》、《群众运动问题》、《党的两条路线的斗争》、《思想方法问题》、《关于财政粮食问题》等8个报告。这些报告,对提高山东广大干部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促进山东党内思想上的统一和组织的巩固与团结,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四、少奇同志山东之行的伟大意义

少奇同志在山东期间,以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深刻的洞察力和高度的原则性,果断地处理了山东的问题,使得困难时期的山东形势迅速发生了转折:一是明确了斗争的形势和今后的总任务;二是统一了山东军事指挥;三是决定开展以“减租减息”为中心内容的群众运动;四是纠正统战工作中的偏差,解决了抗协及其所属部队的问题;五是纠正了“肃托”错误。

少奇同志帮助山东党解决的这些关键性的问题,指明了山东斗争的方向,对山东抗战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尤其是解决了长期以来严重影响山东抗日斗争开展的军事指挥不统一的问题,按照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意见,将指挥山东抗日战场的帅任放在了罗荣桓的肩上,使山东抗日战场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最终夺取了抗日战争的全面胜利,意义更为巨大。

自1938年12月,陈光、罗荣桓率一一五师师部和主力入鲁以来,山东战场八路军部队就存在着第一一五师和山东纵队两支共产党的武装,他们当时都是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的电报直接通报单位,基本上是平行的建制。为了统一领导和指挥作战,开始他们同受驻沂蒙的八路军第一纵队徐向前和朱瑞的领导。1940年6月,徐向前奉调回延安,不久八路军第一纵队番号撤销。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向毛泽东建议山东暂由陈光、罗荣桓统一指挥。毛泽东采纳了彭德怀的建议,于1940年8月8日同朱德、王稼祥共同电示八路军总部“为统一山东领导,山东分局、山东纵队与第一一五师师部应靠拢。”

为了加强山东的军政领导和统一作战指挥,1941年8月,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再次指示山东分局、第一一五师和山东纵队:为了保障华北、华中的联系,必须加强山东,我军在山东力量近8万人,而作战指挥至今尚未统一,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认为加强山东方面的军政领导和统一作战指挥,为加强山东的先决条件。因此决定:以中共山东分局会议为统一山东党政军民的领导机关,山东分局由朱瑞、罗荣桓、黎玉、陈光同志组成。朱瑞为书记;山东纵队归一一五师首长指挥,配合作战;将山东纵队和一一五师两军政委员会合组为山东军政委员会,决定罗荣桓、黎玉、陈光、肖华、陈士榘、罗舜初、江华7人为委员、罗荣桓为书记。根据这一决定,山东分局确定委员分工:朱瑞主持党的组织,罗荣桓主持军事,黎玉主持政府工作,陈光主持财委会。但由于种种原因,山东统一军事指挥的问题久拖未决,严重影响着对敌斗争的开展。

少奇同志到山东后,为了落实统一山东军事指挥这一问题,主持召开了山东分局和山东军政委员会联席会议,决定:建立山东有力的政治军事统一领导中心,一切领导集中于山东分局。在分局下设立军政委员会。第一一五师师部、山东纵队指挥部及山东分局合并办公。三个机关原有直属队共万余人,决定包括抗大、特务团、党校在内缩减至3500人,以便于机动。所有工厂、医院、学校及后方勤务机关,均拨归各战略区或裁撤,分局和师部只保留指导机关及抗大和分局党校。山纵指挥部由黎玉率一部分人员到师部,其余人员和机关改为鲁中军区。加强各战略单位的工作与领导能力,师部、分局和山纵干部统一分配,派一些得力干部到各战略区工作。山纵第一旅拨归第一一五师建制,在胶东的山纵第5旅也准备成为机动部队,将来拨归第一一五师。山纵其余各旅均拨归各军区,插入各地方独立团、营。朱瑞、黎玉均住师部,与陈光、罗荣桓一起办公。这些措施,为日后山东党的领导一元化和主力地方化创造了条件。

少奇同志根据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想给罗荣桓以统一领导山东的意见,重点考察了罗荣桓几年来在山东斗争的实践,认为罗荣桓在山东坚定地贯彻执行了党中央的路线、方针、政策,理论联系实际,善于团结干部,联系群众。回延安后向毛主席汇报山东情况时,对罗荣桓的工作大加赞扬。毛主席说:“罗荣桓是块和氏璧,价值连城啊!”

1943年3月,中共中央下发《关于统一抗日根据地党的领导及调整各组织之间关系的决定》,八路军山东部队进行精简整编,成立了新的山东军区,罗荣桓被任命为司令员、政委,并为第一一五师代理师长、政委。陈光奉调延安学习,并参加党的“七大”。山东主力部队全部地方化,撤销旅建制,对外仅保留115师和山东纵队番号。山东军区统辖6个军区、16个军分区及13个兵员充实、领导坚强的主力团。其余部队分别编为军分区、县、区武装。至此,山东终于建立了统一的军事指挥领导中心,彻底解决了山东八路军统一指挥的问题。同年8月,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决定朱瑞到延安准备参加党的“七大”,9月又作出重要决定,罗荣桓担任中共山东分局书记,山东分局由罗荣桓、黎玉、肖华三人组成。至此,山东抗日根据地完全实现了党的一元化领导,军队和地方的一切工作,均在山东分局和山东军区的统一领导下,统一思想、统一指挥,统一行动。

罗荣桓果然不负中共中央的重托,率领山东军民度过抗战艰苦岁月,前仆后继,浴血苦战,在山东战场抢占和包围了所有的战略要点,建立了全国敌后抗日战场唯一保持原省建制的重要的战略基地,直接增加了共产党在国共谈判中的地位。

山东,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向北,它是进军东北的出发阵地;向南,它是支持华中的可靠后方。八路军控制了这一战略基地,大大加强了中国共产党在战后的地位,无论前途是战是和,都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多次表扬罗荣桓在山东的工作:“山东换上了一个罗荣桓,山东全局的棋就下活了,山东的棋活了,全国的棋也就活了。罗荣桓在决定中国革命成败的地区,做好了决定中国革命成败的事业。少奇同志当年到山东,支持的就是罗荣桓。”

作者:葛华,字永明。必赢娱乐场 赣榆区史志办党史科原科长,必赢娱乐场 党史学会常务理事、北京八路军山东抗日根据地研究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