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属革命的先驱——惠浴宇
信息来源:连云港日报社 发布日期:2019-09-11 浏览次数:   字号:【

成文


惠浴宇同志生于1909年7月,原名惠美琬,我市灌南县新安镇人。自幼脾气犟直,勇敢刚毅。在大哥惠美珊的支持下,到江苏省立第八师范学校附属小学(设在板浦镇)读书。在校期间,他爱看进步书籍,并带头参加学校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1923年,考入东海县省立第十一中学(与第八师范均为海州师范学校前身),在董淮、杨光銮等教师的教育下,坚定了自己为追求真理而献身的决心。

1927年,惠浴宇曾满怀着“铲尽天下不平事”的愿望和“自由、平等、博爱”的理想弃学从军。后又返回学校读书,并担任学生会主席。

1928年5月,日军制造了震惊全国的“济南惨案”。惠浴宇立即以学生会的名义,召开全校同学大会,声讨日本当局,宣布罢课一个月,并组织学生宣传队奔赴城乡演讲,宣传“御外侮、伸民愤、保国权”等。

7月,经过万金培等人的介绍,他和二哥惠献璞、四弟惠厚彭一起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同年秋,中共江苏省委从上海派李超时和小叶来海州和惠浴宇一起商量建立党组织,他们在海州白虎山上的一块翘石下席地而坐,决定成立中共东海、赣榆、沭阳、灌云四县特别支部,李超时任特别干事会书记,惠浴宇任宣传委员。从此,海州有了共产党的组织,揭开了海属地区革命历史的新篇章。惠浴宇利用自己学生身份和学生会主席的社会基础,首先在东海中学的进步学生中发展党员,先后吸取了22名同学入党,并建立了海州地区党的第一个基层支部——中共东海支部。惠浴宇兼任学校党支部书记。东海中学成为海属四县的革命摇篮。该校学生党员分赴各县,像颗颗火种撒向社会,革命形势蓬勃发展。

党组织的发展和壮大,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注意,他们制造借口,辞去了董淮校长和一批进步的教师,派来了封建顽固的谷延隽等人来学校,他们来势汹汹,制定了一条条校规,派人监视、查访、限制学生的活动,激起了广大师生的不满。

1929年5月21日 上午,全校师生又集中在一起,进行一周一次的纪念周活动,在读完《总理遗嘱》后,训育主任陆秋斋爬上讲台,训斥学生冯硕仁,指天骂地,神气活现。礼堂里沸腾起来,学生有的喊:“校方侮辱人格!”有的喊:“抗议!我们抗议!”把陆秋斋气得浑身发抖,这时,惠浴宇大喊一声:“打!”话音未落,学生揪住陆秋斋的头发,挥拳就打,校长谷延隽挤到台前,被学生端起痰盂劈头盖脸扣了下去,谷延隽满头污水淋漓。愤怒的学生像火山爆发。这就是海属革命历史上有名的“拳打陆秋斋,水淹谷延隽”。这帮反动教师吓得连夜逃出了学校。学生接管了学校的大权,为了防止警察局来抓人,学校组织了童子军,手持童子军棍昼夜巡逻。

在大闹东海中学的同时,李超时、惠浴宇等人组织领导了云台山大村“扁担会”暴动。1929年初夏的一天,上山砍柴的农民和山霸发生冲突,“扁担会”会员,挥舞红旗,肩扛扁担,手持铁斧、大刀,蜂拥上山,山霸的看山队闻风而逃,“扁担会”占领了云台山。山霸对此不肯罢休,请国民党灌云县常备队来镇压,“扁担会”早有准备,打得灌云县常备队落荒而逃,中共东海县委在“扁担会”的基础上,创建了一个武装团,迅速发展到1000多人。

后来,由于敌众我寡,暴动失败了。国民党出动了大批的军警和县卫队,保卫了东海中学,对东海中学进行大搜捕,开始了疯狂镇压和血腥屠杀,四处通缉、捉拿共产党员,这就是海州革命史上的“六一大逮捕”。惠浴宇也是通缉名单中的一员,他和几个同学一起在匆忙中离开了海州。

1929年11月,惠浴宇到上海参加党的地下工作,并出席了江苏省第二次党代会。在会上,他聆听了周恩来、李立三、陈云等人的报告。1930年4月,他不幸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入狱,在狱中7年,坚贞不屈、坚持斗争。1937年2月终于顽强地活着走出了国民党的监狱,他随即便奔赴延安,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
不久,惠浴宇作为党向新四军派遣的干部被派往江苏,先后在苏中、苏北开辟了抗日根据地,历任中共苏中工委书记,江(都)高(邮)中心县委书记兼行署主任等职。为了我军能够北渡长江在苏北扎下根来,惠浴宇曾随陈毅三进泰州城,对国民党实力派李明扬、李长江开展统战工作,为建立、巩固和壮大苏中根据地作出了重要贡献。
解放战争时期,惠浴宇先后担任苏中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华东野战军十一纵队政治部主任,1946年重庆谈判后,国民党撕毁协议,向我根据地姜堰一带侵犯,惠浴宇作为我军首席代表,深入虎穴与敌人“火线谈判”,迫使敌人在谈判桌上签字。我军全面转入全国战略性反攻后,惠浴宇任人民解放军二十九军政治部主任,率兵驰骋大江南北,参加了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
新中国成立后,惠浴宇出任第一任苏州市委书记、市长兼军管委员会主任。后任苏北行政公署主任、南京市委书记、市长,省委副书记、江苏省省长。1958年为建设南京长江大桥,惠浴宇挂帅担任长江大桥建设委员会主任。“文化大革命”期间,被造反派武装关押,但他对革命事业充满信心,坚持真理,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了不屈的斗争。1978年惠浴宇恢复工作,他重新担任江苏省省长,立即以全部的精力投入落实党的政策、平反冤假错案和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建设上来。如原在武汉大学任教的程千帆教授,被错误地划成“右派”,只能赋闲在家成为街道居民,领取每月49元的退休金,就是由惠浴宇写信给当时任湖北省委书记的陈丕显,请他出面干预,圆满解决了程千帆先生的平反问题,程千帆在南京大学著书立说,成为中国古典文学的一面旗帜。

1983年惠浴宇主动退居二线,在党的十二大和十三大上,被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惠浴宇与自己的母校海州师范学校(现连云港师专)感情很深,1986年10月,海州师范建校七十周年,他担任校庆筹委会主任,专门创作《海州岁月》一书,并为母校题词“四个现代化,一代胜似一代”,祝愿海州师范培养出更多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的社会主义新人。

1989年7月8日 ,惠浴宇同志突发心肌梗塞与世长辞,终年80岁。

(作者单位:中共必赢娱乐场 委研究室)